当前位置:秋恋文学 > 历史军事 > 神话版三国 > 正文 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毫无人性

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毫无人性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卫实这个时候别说是脸了,眼睛都青了,这个时候要还不明白这家伙是巨佬的话,那卫实真就是智障了。

    至于胡才三人这个时候已经懵了,这仨全都是吃经验出来的,天赋其实很一般,只不过被大佬来回殴打,但一直没有死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本事,但这只是对于人类范畴而言的,可面前的白起明显不应该归属在人类这个概念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。”在卢毓的帮助下,又宰杀了一批小朋友的白起在收摊的时候很开心的点了点钱数,然后很有契约精神的点出来十分之一交给了卢毓,多亏卢毓,后面白起一打十,同时开十场,多赢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佬帮忙,明天还继续吗?今天动员的人数不多,明天我找点人才过来,我这边还有一些具有精神天赋的优秀人才,而且他们家里都很有钱,到时候可以多宰两下。”卢毓开心的点着钱,对着白起说道,“而且今天时间有些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,明天继续,早上我就来了。”白起对于卢毓非常满意,这家伙心黑手辣,既有忽悠的成分,被发现了还能说出道理,连马良这种说好了不剁手的家伙都被卢毓忽悠瘸了,从家里面拿了钱来对局,当然如马良这种不是为了胜利,而是为了学习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大佬,在这里摆摊不好,有可能被收税,我晚上给咱准备一间门面,挂到政院下面。”卢毓的脸皮也特别厚,更何况这次有贾诩的安排,卢毓也觉得可以薅羊毛,这生意虽说比不上陈氏印钞机,也比上五大豪商的交易点啊,来钱超级快啊。

    “门面?”白起左右看了看,确实,面子还是需要的,今天过于仓促,门面还是很重要的,于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您这边不忌讳女子来吧。”卢毓属于完全无节操那种,他有很多小伙伴可以骗钱,但小伙伴的钱都是有限的,而且骗的多了小伙伴会找麻烦,换成那些贵女那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毕竟相比于要穷养,体悟父辈艰辛的小伙伴,那群女子可都是特别有钱的,某些人输掉小半个长安城都能撑得起,而且这还不止一位两位,所以要骗就要骗大户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钱就行。”白起点着钱票随口说道,女的,男的,有什么区别,战场上只有活人和死人,真韩信可能还有这个男女的讲究,白起,抱歉,我只分生死,其他的不管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保证之后,卢毓点着钱就开始筹备,先将他师父明显的某个店铺腾出来作为白起的作战室,之后又开始拉那些狐朋狗友,然后又找渠道传给那些有钱有战斗力的女性同胞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们还是冷静一些吧。”荀恽看着被卢毓煽动起来的小伙伴们有些头疼的说道,他觉得他就应该抱着自己的老婆安阳县主早早休息,别来参加这种明显是卢毓搞诈骗的酒会。

    一旁的荀缉则直接顶着一张我是智障,我病还没有好,随时可能躺的苍白脸色装死,爱谁谁吧,谁愿意去跳坑谁去,反正我不去。

    下午从政院下班的时候,荀缉和荀恽都围观了两下,看了一局两人直接走了,能赢才见鬼了。

    这一对叔侄身体由华佗调养好之后,都觉醒了精神天赋,话说回来当年他们其实都已经触碰到了精神天赋,只是身体太差,觉醒了精神天赋活不过二十岁罢了,经由华佗调养好之后,自然就水到渠成了。

    故而在政院没人的时候,这两个家伙都后补了长史处理一些政务,实际上这俩人现在也算是一边学习,一边培育的典型,能力都非常之不错,陈曦和贾诩也都给加了一些重担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家族对此连嫉妒的想法都没有了,毕竟是荀氏啊,别的方面也就罢了,教育确实是异常的逆天,一家具备精神天赋的成员,堪比一个大型势力,而且是老的少的都有。

    荀家的教育在诸多世家之中都属于特别完整的那一类,虽说对于大多数的荀家人来说,可能都学不来那么多的东西,但能觉醒精神天赋的那些哪怕有主修,其他方面也都会有涉猎。

    荀恽和荀缉便是如此,毕竟是荀氏下一代的骨干,荀家该教的也都教了,军略好歹也学了,可正因为是学了才更能明白对方的可怕,虽说叔侄俩都觉得花万钱去混个教学局不算太贵,但观战了一局发现白起压根没有教学的意思,完全是虐杀,俩人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要是教学局,哪怕要的更贵一些,花个几百上千万进修一下都能接受,直接虐杀,算了吧,没这个心思体会,巨佬都不想教你,你还能学会,做梦呢?

    实际上白起是虐杀,还是教学其实也是看人的,像马良那种可塑之才,随便教点东西还行,换成胡才、杨凤那些,白起有个鬼心情搞教学局,能搞死尽快搞死,赚钱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荀恽和荀缉虽说回头也有猜测,但晚上来参加酒会就看到黑心的卢毓在煽动,果断跑路,谁爱玩谁玩吧,反正最近先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啊,有这种人和你切磋,更有利于成长啊,要是能学会一些东西,那点钱算钱吗?”卢毓瞟了一眼荀恽和荀缉,心知这俩没什么动力,实际上拥有精神天赋的智者都不好糊弄,卢毓对这俩也只能利诱,想要忽悠,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有一堆事情要做,陈侯要带孔明兄做一些产业调整,我和叔父也难免需要参与。”荀缉一副悲痛的表情说道,卢毓无语的瞪了一眼荀缉,你小子就装吧,不过对方不愿意那就没办法了,反正这俩家伙能不主动破坏这件事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安心吧,我俩不会坏事的。”荀恽传音给卢毓说道,“虽说不知道对方是谁,但结合以前告知我们的情况,我俩也都心里有数,早知道当初也该入梦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反正也不晚,谁让你们住的那么远,入梦覆盖不到那边,让你们搬过来你们也不搬。”卢毓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荀家在长安是有宅院的,但没挨着未央宫,韩信的力量范围受限于未央宫,公主,以及玉玺的三层庇护,覆盖不到。

    加之荀家对于军略涉及不深,也没主动参与的意思,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,但确实是没见过韩信本人。

    次日白起大杀特杀,比之前还要残暴,根本不管来的是谁,统统干掉,军校里面的学生基本都被牵扯进来,输的特别惨。

    以至于朱儁都亲自过来了,然而看到是巨佬在大杀特杀之后,朱儁给巨佬敬了杯茶就走了,巨佬您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输的双眼都红的学生也都明白了这是个巨佬,钱怕是拿不回来了,而白起只对少数有培养价值的学生进行教学,故而很快输钱的学生就气呼呼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对此白起有些可惜,他还以为能多赚几天,结果一群菜鸡没有一点坚韧不拔,百折不挠的精神,不就是被剃成光头了吗?胜败乃兵家常事,重新来过就是了,反正胜的永远是我。

    然而等下午的时候,卢毓从其他渠道骗过来的贵女陆陆续续就来了,白起继续大杀特杀,几个巨有钱的女性输了一下午之后,决定明天请代练,对此白起表示欢迎再来。

    第三天……

    第四天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!”辛宪英哭卿卿的抱着蔡琰,然后对着陈曦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咋了?”陈曦不解的询问道,印象中辛宪英从去年开始就很少来找陈曦和蔡琰了,一方面是蔡琰要带蔡琛,另一方面则是辛宪英的年纪在普通人家都可以嫁人了,也不好意思再缠着陈曦,故而多是跟着张春华啊,孙敏啊她们一起去听其他老师的课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代表陈曦就允许其他人随便欺负自家的小徒弟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辛宪英哭卿卿的看着陈曦,蔡琰蹲下身子,掏出手绢帮辛宪英擦眼泪,一边擦一边安慰,一边给陈曦解释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啥,兵棋推演?输了一百多场,五年攒的零花钱输完了?”陈曦难以置信的说道,“你为啥要玩这种东西?这不是你擅长的范围啊,还有你不是应该还那几个丫头一起学习吗?”

    辛宪英抹着眼泪,现在没什么益智类型的游戏,兵棋推演属于正儿八经需要脑子的游戏,而且一大群丫头一起,玩起来就像是联机网络游戏一样,特别开心,于是输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共输了多少?”陈曦扶额,他怎么听到了好多人,甚至连王异,马云禄,吕绮玲,貂蝉,自家老婆、刘备老婆都有,总有一种好像是被动拉进去,然后出不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辛宪英抹眼泪,不说话,输了好多,她们都找大姐姐帮忙,找完大姐姐,找阿姨,然而不管是专业对口还是不对口,也不管有没有精神天赋,上至貂蝉、王异、蔡贞姬,全死的特别惨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