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秋恋文学 > 狗万圣节 新闻 > 天道罚恶令 > 第一千零二章 鲛人传说

第一千零二章 鲛人传说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啾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嘹亮的鹰鸣响彻天空,转移了陆笙的注意力。要注意力再集中在这本默写本上的话,陆笙不保证会不会当场去世。

    伸出手臂,了鹰从天空落下,有力的爪子,牢牢的抓在陆笙的手臂上。陆笙取下竹筒,展开一看。

    “夫君,是有案子发生么?”步非烟身形一闪出现在陆笙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皇上让去去京城一趟。前天我才收到京城总部的回报,大禹十九州这一年来相安无事。不应该出什么大事的,要出了能惊动皇上的案子,那必定第一时间也惊动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就要去京城了?晚饭还回来吃么?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事吧,要是不是很重要的,或者不是很急的事我应该会回来。”陆笙说着,已经召唤出羲和剑了。

    跳上化作冲浪板的羲和剑冲天而去,小凤凰耷拉着脑袋又偷偷的竖起。看到陆笙真的走了,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欧也——”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爱狸依旧低眉顺眼的低着头,发出一声轻咳,而后向后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小凤凰这才意识到,爸走了,老妈还在。而老妈的雌威,才是真正的大魔王。

    “小凤凰,你现在和娘说说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懂爹的诗集里的意识嘛……所以才去请教先生的。不懂就要问老师,这是你们教的啊。而且,一首诗那么长,整整七百五十二首。

    让我们背出来这是压榨我们的童年……万一爹爹写的不好那我背了不是很没有面子?当然得让有学问的先生鉴别一下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问的是今天默写本上的这些,你是怎么想的?什么叫横眉冷对千夫指,安能辨我是雄雌?什么叫爷娘闻女来,举身赴清池?垂死病中惊坐起,笑问客从何处来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娘,您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过来!”

    踏剑纵横三千里,直上黄河水尽头。

    回到京城,用时不到两个时辰。其实,陆笙现在要想冲破音障也是可以的。但冲破音障之后,耳朵你听不到声音,这种失聪的感觉对有些人来说很美妙,但对陆笙来说却不喜欢。

    新的京城还是叫京都,旧的京城就叫帝城。事实上,大禹那么死硬的门阀贵勋并没想象中的那么顽固不化。在意识到大势已去,再不迷途知返就要万劫不复之后连忙求饶。

    帝城的新政在新宫搬迁之后得以顺利推行。而且这顺利的程度可以说,仅仅三个月就完全铺设开来并进入到正轨之上。

    但要求皇上把皇宫迁回来就别想了,就算没你们这档子事,旧宫也是倒了淘汰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陆笙进入京城,在皇城外落下。通报了之后被告知直接去御书房就好。

    陆笙轻车熟路的来到御书房,姒麟正在忙着批阅奏折。这是陆笙很难得的景象,因为很多次陆笙来,姒麟都挺清闲的。

    “很忙啊?”

    “陆笙,你来了?坐!”姒麟随口说道,快速的在奏折上书写起来,过了一会儿才停下搁笔。

    “父皇最近圣体又恶化了,这些天我是日夜陪着,抽空出来才有时间批阅奏折。”姒麟的气色却是很疲惫,说话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大哈欠。

    陆笙的眉头微微皱起,心底也是长叹,“人到七十古来稀,太上皇都六十八高龄了,这在历代帝皇中算是长寿的吧?”

    姒铮的寿元将近,这是天命,陆笙也早已预知。自从沈若需死了,姒铮的身体就急转直下。后来退位了,做了太上皇,心态好了起来又延了几年的寿命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怕是除非有奇迹否则不可能枯木逢春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心底知道,但……”姒麟脸色有些难看,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这次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,你可听说过东海鲛人?”

    “东海鲛人?那是什么?”陆笙虽然是询问,但脸色有些阴沉,“异族?”

    “山海经有云,东海有鲛人,人身鱼尾,上岸化人,混居于市井之中,滴泪成珠,其心可做药,有延年益寿之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不会想让我替你去找鲛人吧?这明显是传说。就算传说是真的,也必定是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“自皇朝时代以来,鲛人的传说几乎绝迹。已经三万年了。”姒麟轻声一叹,站起身,将三份折子拿到陆笙的面前,“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沪上府知府近期来报,东海今年不太平,时常有大风浪突起,毁船伤人。据海上贸易的水手传言,海中有鲛人出没。

    而这三份,是驻扎在烟罗岛的水军前后三张奏折,第一道,东海有鲛人,人身鱼尾,面容狰狞。第二张奏折,说他们捕获一只鲛人,为祥瑞,不日将送往京师。

    但第三份却突然更改口径,海上鲛人是假,但东海有巨大海兽滋扰过往商船。而他们捕获的鲛人,不过是一条长相奇特的怪鱼,现已死去并非鲛人。”

    “烟罗岛水军上传天听的奏报岂能如此出尔反尔,岂不儿戏?”陆笙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所以朕已经派出大内密探前去调查,但结果,却全部石沉大海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的意思是……让我去调查?”

    “我本已经明段飞调查了,但后来想想还是你去我更加放心。第一是查烟罗岛水军是怎么回事?为何如此出尔反尔?第二是查鲛人之事,可有属实,第三是深海巨兽,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什么深海巨兽,你应该能料理掉吧?”

    这料理两个字用的好,陆笙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海鲜刺身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好吧,沪上府我也很久没去了。”对于任务安排,陆笙没有半点排斥。而且他已经从步非烟口中知道,上古真神转世可能有三个。

    海皇在四万年前就是冥皇的盟友,神州十九州又被大海所包围,大海很有可能会成为人界的威胁。

    从京城回到楚州,刚巧赶上晚饭,吃饭间陆笙和步非烟说了要去沪上府。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海的小凤凰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当场嚷嚷着也要去,去个鬼?不要上学了?当即陆笙就表示不答应。

    陆笙好说歹说,小凤凰依旧不依不饶。要是这次是纯粹的去游玩,陆笙倒也答应了。但一年冥皇没有搞事了,陆笙心底不踏实,这次也绝对不可能带着这个拖油瓶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步非烟的话好使,仅仅一句话,屁股不疼了?完美收官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在小凤凰气鼓鼓的眼神下,陆笙和步非烟踏剑而去,前往吴州直奔沪上。抵达沪上府的时候,段飞也在沪上。

    “卑下吴州玄天府总镇段飞,参见府君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段兄,生分了!”陆笙轻轻一笑,顿时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。

狗万圣节 新闻     陆笙这生分了三个字,既是感慨,也是事实。在陆笙还是楚州玄天府总镇的时候,和段飞还是时常有来往的。但自从陆笙就任玄天府府君,姒麟登基之后,与段飞之间就真的开始生分了。

    段飞也不再主动给陆笙写信,除了汇报工作之外没有私下里的交流。不是段飞对陆笙升任玄天府府君有什么不服。而是他认清了事实。

    陆笙,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陆兄,他们不再会有同袍之宜,也不会再有同生死之情。他和陆笙的差距,已经越来越远,当陆笙变成了府君,他连陆笙最后一丝背影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只有从属,没有兄弟之宜,朋友之情。

    这不是势利,而是真实。

    陆笙可以把段飞当做朋友,但段飞却不能再把自己当成陆笙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最近几年怎么样?踏入道境多久了?这么大的事,你竟然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有五年了吧,我应该是第一批踏入道境的人。现在的道境还能当回事么?有什么好说的?江湖中,不是道境都不好意思报上名讳。”

    “你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岂敢岂敢!府君大人此来也是为了鲛人之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但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你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很快,有沪上府女卫给陆笙步非烟还有段飞上茶,沪上府的质量竟然比楚州府的还要高。

    “要说起鲛人的传说还不得不提最近一年的坎坷海上贸易,最近一年,海上风云多变,就玄天府记载,从正月初一到现在发生的海难次数已经有三十起了。

    突然间的浪涛翻涌,或者突然间的雷雨暴雨天气层出不穷。多数经历海难的船只都倾没在大海之中,但也有少数人逃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鲛人的传说,就是从这些逃回了的船员口中传出。但所谓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他们口中形容的看到鲛人,形态不一,外形差距极大,所以不足以取信。

    但因为鲛人传说,最近一年沪上府的鲛人话题居高不下。可能正因为此,才被传到皇上耳朵里了吧?”段飞说这番话,却很是无奈了。

    “那深海巨兽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深海巨兽?那也是船员流出的,他们说突然间的海浪是因为水底有巨兽。但那些平安无事的船队来回之后却说海上虽然风云突变,虽然时常浪起云涌,但他们从未见过什么深海巨兽。

    为了求证此事,我一年中派出此船队去搜寻,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海上这么不平静,可方才我去了趟港口,为何港口之上往来巨船却依旧那么络绎不绝,还是那么繁荣?”

    “利润惊人啊。”段飞轻声叹息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