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秋恋文学 > 武侠修真 > 十方乾坤 >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败露

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败露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本座在里面修炼,你却在外扰乱灵力,还有刚才……你是想要杀我?”

    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从那浓雾深处传了出来,登时令得所有人心神一颤,是萧一尘!

    不是说他已经修为尽失了吗?怎么现在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色,原本还在靠近这座寒潭的人,此时都快速往后面退了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云宗那几个老者亦是面色惨白,尤其是红衣老者他们三人,此时更是满眼惊恐之色露出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与萧尘交过手,确定此人修为已失,绝不可能会有错,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还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,以为只是个寻常人,后来是听公子说的,这人是什么无欲天之主,比萧梦儿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那青衣男子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扼住了喉咙,饶是他修为再高,竟也完全如同个手无寸铁的孩童一般,丝毫挣扎不得。

    这一幕,把外面那些人都吓着了,说到底,他们也只是听闻萧一尘如何如何厉害,根本就没见过他出手,就像对萧梦儿的认知一样,知其厉害,却不曾见其出手,直到她出手之后,才知道她原来这般恐怖。

    寒潭上的浓雾渐渐散去,一股无声的寒意从那里面弥漫了出来,登时令得在场所有人心神一颤,全都愣在了原地,噤若寒蝉,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萧梦儿一动不动,衣裳随风而动,她凝视着那烟雾逐渐散去的寒潭,心想他之前当真没有一点修为?他竟然也能来到如此危险的地方,而此时,他身上传来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显然,此刻萧梦儿从他身上感受的气息,已经与几个月前在蜀山遇见时大不一样了,她说不出这是怎样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本来她在蜀山找到乙木之精,虽然如今尚还没能够将乙木之精彻底炼化融合,但她的修为,也早已非当初可比,所谓圣境于她而言,不过咫尺之间,尽管这咫尺,也许是一个天涯的距离,但她的目标,从来就不止于入圣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她从萧尘身上感应到的这一缕若有似无的气息,竟令她隐隐有些不安了起来,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她这样一种危机感,哪怕是陈家千百年来最杰出的天才陈御风。

    在另一边,陈家的陈御风与其小妹陈茹钰也凝神看着寒潭那边,陈茹钰看上去一脸兴奋好奇的样子,仿似唯恐天下不乱,而陈御风则站在旁边,凝神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终于,那寒潭上的烟雾开始散去了,众人仿佛隐隐约约,已经看见了薄雾里,那一道冷人心惊胆战的寒冷身影。

    “公,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云宗那紫衣老者也早已吓住了,脸色比纸还白,屏着呼吸,一动不动地看着水潭那边,却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“本座在问你的话,何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终于,那寒潭上的烟雾消散了,萧尘的身影,慢慢落到了岸上,但见他一头白发如雪,随风而扬,双手负在身后,却不减……王者之气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所有人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,周围安静得针落有声,仿佛连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,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众人睁大了眼睛,一动也不敢动,而云宗那青衣男子已经

    涨得满脸通红,却愣是挣扎不开。

    “尘,尘哥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冷白狐走了过来,他刚刚并没有受到重伤,这些天下来他内力深厚了许多,加上服食那灵气朱果后,自身已经修炼出了玄力,若是换作从前的话,刚才在青衣男子那一击之下,就算不死,也必定重伤不可。

    萧尘向他看了看,又回过头来,目光冷视着眼前这青衣男子,手掌一拂,一股劲风吐出,“砰”的一声,打在那青衣男子身上,那青衣男子登时一口鲜血涌出,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,没有任何一丝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那紫衣老者吓得心惊胆裂,连忙冲上来将他接住,而此时那青衣男子嘴里鲜血不断涌出,显然已是五脏六腑俱损,连话也说不出了,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萧尘。

    那紫衣老者强自镇定下来,迅速从衣袖里取出两枚仙丹,喂入青衣男子嘴里,如此方才将他体内的伤势缓解下来,但就在二人将要离开之时,寒潭那边,再次响起了萧尘冷冷淡淡的声音:“本座说过,让你们走了么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句话,登时令在场所有人如坠深渊,不仅仅是云宗那几个人一下僵硬在了原地,就连其他一些门派的修者,此时站在原地,都不敢再动弹一下了,虽然他们以前与萧尘并没有什么冤仇。

    其实也并不奇怪,虽说几个年轻人的修为,都令人瞠目结舌,但萧梦儿也好,陈御风也罢,他们毕竟都是名门世家的子弟,在外人看来,他们都是“遵守秩序”的人,不会轻易杀人。

    但萧尘却不同了,从一开始的独闯无双城,再到后来灭太阴殿,所做的每一件事,无不令人心惊胆颤,仿佛伴随在他身边的,总是血腥与杀戮,如此“凶名在外”,众人岂有不惧之理?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尤其是刚开始那些大喊他是魔道之主的人,此时更加像是坠入了深潭一般寒冷,在这紧张气氛之下,浑身不住颤抖着。

    只见萧尘缓缓往前走了两步,冰冷的目光,犹似两把锋利的冷剑,划在各人心间,令他们如临深渊,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听你们说……本座是魔道中人?魔道之主……”

    冷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,各人皆是心神一颤,你看我,我看你,却愣是没有一个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冷白狐走了过来,指向那些人,恨恨说道:“就是他们说的,他们说尘哥是大魔头,说尘哥杀了许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他越往后说,眼睛越是红了,隐隐间,仿似连眼泪也快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在白狐庄长大,自幼便硬气,绝不会轻易在人前落泪,可刚才他听所有人都说萧尘是大魔头,他又说不过这些人,也没有人来帮他。

    无助、恐惧,化作满腹委屈压在了心里,而现在萧尘出来了,他便似将这满腹委屈全都吐出来了,自然也就忍不住聚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此时听冷白狐在那里说着,众人更是感到心惊胆颤,仿佛他们看见萧尘的眼神变得更加寒冷可怕了,立即有人道:“没,没有的事,谁,谁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吓得语无伦次,这时又有一个看上去模样滑稽的老道从人群里走了出来,但瞧他胡子稀疏,衣裳破破

    碎碎,就像是路边的乞丐一样,只见他转过身去,看向众人,像是喝问一般说道:“刚刚是你们谁说的?”

    人群里愣了一会儿,随即便有不少人向他指去:“刚才不是你说得最大声么?”

    “是么?噢……该死!”

    那老道一拍脑门,转过身去,看着萧尘,不断说道:“瞧瞧我都做了些什么?我怎么能污蔑尊敬的无欲天大人是魔道之主?我发誓,一定是我的脑子被驴踢了,才会说出这样愚蠢的话来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人群里才慢慢安静下来,这一刻所有人都望着萧尘,希望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说到底,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怨。

    萧尘慢慢将目光从众人身上转移到了云宗那几人的身上,而那红衣老者三人,一看见他此时的目光,立时大感不妙,想要逃走,可他们相信,凭对方的修为,只需要一道神识,就能将他们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十几年间,你们在外面以凡人的血魂炼制活丹,所造杀孽,所行之事,天地不容,如今,还想着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萧尘看着三人,言语冰冷,而周围众人一听此言,皆是骇然一惊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以凡人血魂炼制活丹?

    云宗那三个老者更是一下面如死灰,脸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丝血色,而旁边另外两人亦是一惊,他们并不知晓这三人十年所为,可是以凡人炼制活丹,这种事实在太过震惊,云宗再怎么也是玄门正宗,门下之人,怎会行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?

    只见那紫衣老者急急道:“无欲尊主,我云宗往日确实与你有些过节,可无凭无据,无欲尊主莫要在这里造谣污蔑!”

    “尘哥没有造谣污蔑!”

    这时,冷白狐气冲冲走了上来,眼睛还有些泛红,指向云宗那三人道:“那晚我亲眼看见的!那里有好多血池,是他们亲口说的,以凡人炼制活丹!而且他还杀了一个人!”话到最后,指向了中间那个红衣老者。

    “胡,胡说……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那红衣老者已是惊慌失措,脸色煞白至极,看向身旁的紫衣老者,颤声道:“长,长老,你不要听一个小毛孩胡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的人也往这边聚拢了过来,以凡人炼制活丹,实是太过触目惊心,岂是修仙之人所为?这云宗到底在搞什么?

    “没错!那天晚上我也看见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又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,众人循声望去,这次说话的,却是站在萧梦儿身旁的那个少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注意:正常更新时间是上午一更,下午一更,但一般情况,古异会把两章放在早上八点一起更新,如果只更了一章,那么一般下午或者晚上就还会再更新,如果早上八点没有更新,可以关注一下书评圈子,古异一般都提前发贴说明了更新时间,如果没发帖,则是在修改文章,一个小时内会更新。

    恩,目前已有四十天连续更新未断更了,古异会继续向不断更目标挺进,争取一直连续更新不断更!纵横书封面是有连续更新天数标识的哈,书籍目录也有更新时间!

    最后,感谢这些天捧场投月票的朋友们!稍后还会有一更!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