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秋恋文学 > 历史军事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南道北胡烽烟起

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南道北胡烽烟起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刘裕微微一愣,睁大了眼睛:“胖子,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是冠军将军的司马,不是什么参军。”

    刘穆之哈哈一笑:“刘大帅最后还是舍不得不用你,毕竟这回面临的妖道前所未有的强大,背叛了王恭一次的刘牢之,知道自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,所以,他需要你,特地找了司马道子,请求把你从孙无终那里调到他部下,当然,他也不会这样就让你进一线部队建功立业,这回给你的职务,是中兵参军,跟在他的身边,决战的时候也许才会用你。出风头的事,就别想啦。”

    刘裕的双拳紧紧地握着,身体在微微地发抖,他尽量控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说道:“真的是刘大帅亲自点我的将?”

    刘穆之点了点头:“千真万确,也是阿寿去拜托了司马元显的原因,老实说,刘大帅要下这样的决心,可不容易呢,但毕竟他要面对的天师道,有各种非常规的战法,兵凶战危,即使是老奸巨滑的朱雀王凝之,也是身死家灭,不由得刘大帅不谨慎。”

    刘裕长舒了一口气:“那我这就去找刘大帅报道,对了,现在还有阿兰的消息吗?在南下之前,我想最后了解下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刘穆之勾了勾嘴角:“我跟她一直保持着联系,你入狱的时候,她本想回来,但出于某种原因,还是没来,现在她已经回到了燕国,重新组建起后燕已经残破荒废的情报组织,之前燕国惨败给北魏,情报的落后是非常重要的原因,这也是慕容垂死前遗命,恳求她回去救救燕国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刘裕叹了口气:“原来是慕容垂临终前的请求,阿兰是重情之人,在这种危难之时,是不会袖手旁观的,只是大概她也没有料到,南边会出这么多的事,因为她的离开,导致司马曜被黑手党所害,引发后面一系列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刘穆之正色道:“她现在想回来也不可能了,听说拓跋珪本来准备退往漠北,但是意外地等到了慕容垂的死讯,于是马上又回到了阴山汗廷,这一年来,他征集草原各部,从漠西到辽东,从漠南到北海,万里草原,几乎所有的部落,都接到了他的金箭,要求出兵南征,而后秦给他提供了海量的粮草辎重,以换取战马,据说,现在在漠南集结的各部兵马,已经达四十万之多,他们显然不是来旅游的,雷霆一击,即将展开。”

    刘裕恨恨地一跺脚:“当年真不应该帮他成事的,没想到拓跋珪竟然有如此本事,短短几年,就建立起了庞大的魏国,本想借他的力牵制后燕,可没料到,北魏竟然成了比后燕更可怕的北方强敌,而且这个人不敬天神,不畏人言,也没有任何能让他害怕和犹豫的东西,以他这些年一贯的残暴好杀来看,一旦真的进攻中原,那就会是北方千万百姓的灾难了。”

    刘穆之微微一笑:“北边的草原蛮子,南边的天师道,你的敌人一波接一波,相比之下,连黑手党也显得没这么可怕了,哦,忘了告诉你,现在黑手党的青龙和朱雀都有了后继者,四大镇守,又凑齐了。只不过这回他们再也不敢使什么坏手段,因为在对付天师道这个问题上,你们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刘裕冷冷地说道:“这么多年,就我跟黑手党打交道的经验来看,无论何时,背后总要睁一只眼睛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孙恩卢循他们迅速地攻取了八郡之地,却又不趁胜进攻建康,我隐隐有些不安,那边有什么情报吗?”

    刘穆之摇了摇头:“没有,吴地的土豪们以沈穆夫,丘汪为首,在四处查收和焚烧那些世家庄园的田契,据为已有,而他们也一个个给孙恩封为各郡的刺史,郡守,那些各大世家的庄客,佃户们,很多都成了天师道的信众,男女人口加起来近百万,恐怕天师道现在也无力顾及其他,要把这些新附之众给安置,从中征丁纳税,让女人种田织布,才是首要之事。”

    刘裕勾了勾嘴角:“难道吴地的情报现在搞不到?天师道的各地兵力,军备情况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刘穆之叹道:“他们现在在各地开设道场,分坛,表面上是让吴地的土豪们出来治理,但天师道的核心弟子却是转入地下,不知所踪,你也知道,这些人多年都擅长隐秘行事,即使是在大晋治下,想找到他们的行踪都困难,更不用说现在在吴地,想混入其中,更是难于上青天了,我这里先后有上百名优秀的探子都是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牙:“连你都搞不来情报,看来孙恩卢循他们情报的本事,真是世间无匹了,你现在跟黑手党还有联系吗,能不能通过他们找到些情报?”

    刘穆之勾了勾嘴角:“我跟黑手党唯一的联系就是通过白虎王珣来实现的,其实,这次让刘牢之向司马道子借调你,也是王珣助他下的决心,黑手党没有料到天师道有如此可怕的实力,更没有想到吴地土豪会群起响应,这回,他们应该是真的希望你能帮他们平定妖贼了。”

    刘裕正色道:“我这回肯出手,是为了那些陷于水火之中的万千黎民百姓,而不是为了这些世家大族,弄成这样,就是黑手党和那些百年来贪得无厌的世家大族自作自受,如果只是针对他们,死一万次我也是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刘穆之微微一笑:“这回咱们的官职一样,都是中兵参军,不过,我是标准的文吏,而你,挂着个参军之名,恐怕要行冲锋陷阵之实了,这个给你。”他说着,从袖子里摸出一块令牌,给了刘裕,只见这块紫檀木打造的腰牌之上,刻着刘裕的名字,以及镇北将军(刘牢之)府中兵参军的官职。

    刘裕把腰牌往裤带上一别,大踏步地向着山下走去,他的声音远远随着山风传来,灌进刘穆之的耳中:“我现在去报道,代我向妙音传句话,就说我一定会为她父亲报仇,不破妖道,誓不回京!”

    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